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大周一家

2022-04-04 09:28:13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覃兒?。ㄍ良易澹?nbsp;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
    大周是我老家一位故人。論輩份,他叫我叔;可論年齡,我卻比他大不了多少,我生于頭年年尾,他生于翌年年頭。

    我家與大周家屋挨著屋,我家居北頭,他家居南頭,兩家系族親,關系甚好。我與大周自幼一起長大。娃娃時,我們在一只篾窩里搖過,我喝過他娘的奶,他也喝過我娘的奶。

    大周娘是桑植縣赤溪河人,姓張名彩蘭,年紀比我娘小不了多少,我叫她張幺姐。大周娘個兒高挑,雙眼皮,眉宇間長著一顆黑痣,在那時的家鄉算得上窈窕一類。早年,大周的爹在國營道灣煤礦當工人,道灣煤礦與桑植赤溪河相鄰,或許出于某種機緣,大周的爹便娶了大周的娘。

    大周娘很能生娃,自大周之后一連生了五個娃。因此在我印象中,大周娘似乎一直在奶娃,以致很多年后,我還記得大周娘那白白嫩嫩的一對豐乳。

    大周娘生完娃,大周爹被“精簡”回家。

    大周爹被“精簡”回家不幾年,便得肺癆死了。

    那個年代,娃多就意味貧窮,況且是一個娘拖養六個孩子,于是大周一家成了隊上有名的困難戶。

    到了該上學年紀,大周霸蠻讀了兩年書便輟學了,而我卻一直在讀書。

    自此,我和大周便如兩條道上的騾子,一步步走出各自的人生。


    大周娶茅巖河對岸董家灣董氏為妻。

    因我常年在外,大周何時娶妻我全然不知。直到一日回家,有陌生女子叫我“華叔”(華為我乳名),我才知道那是大周媳婦。大周媳婦比大周長兩歲,大周有時開玩笑叫她董大姐。大周叫姐,村中無論老少皆稱她董大姐。董大姐比大周大,自然比我亦大,于是我亦以“董大姐”呼之。

    其后好幾年我不曾回老家,其原因之一是公務繁忙,不得閑;其二是那段時間我在城里修了私房,且將父母接來城里居住,一則幫我看家,二則幫我帶娃。因父母不在老家,我亦懶得回鄉。及至那年,父親在城里住得久了,吵吵著要回鄉看看,于是我陪父親回了一趟老家。那次回鄉我沒見到大周。大周娘偷偷告我,大周躲計劃生育去了——大周生了兩個女兒,可大周想要個男娃傳宗接代,剛好董大姐又懷上一胎,或許是個男娃。大周想把這娃生下來,可鄉政府生死不準,大周這才帶著一家人偷偷出了遠門。

    往后多少年間,我一直沒見到大周。

    據大周娘說,大周的第三胎果然是個男娃。此娃因屬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超生所得,大周便給他取名叫“超生”。因怕被找麻煩,大周索性在外打工,一直沒敢回家。既或偶爾回家,也是偷偷地回,匆匆地走,絲毫沒敢張揚。


    一晃幾十年過去了。

    我退休了。

    退休那年我回鄉整修老屋,我終于見到了大周。

    這時我頭發白了,我見大周頭發也白了。

    這時我見大周身后跟著個十二、三歲的男娃,便問:“這是超生?”大周呵呵一笑說:“不,這是超生的娃,我的孫子哩!”我拍拍腦門,愣愣神,這才仰起脖子呵呵一聲:“哇!我以為是超生哩,原來是超生的娃呦!”我思維還停留在娃娃時代,沒想到時間早已過了幾十年矣!我好不容易將思維拉回到當下,遂問:“那你的娃呢?超生他們呢?”大周這才告我:“兩個女一個叫蓮一個叫桂,一個嫁湖北,一個嫁安徽?!蔽覇枺骸懊词录弈敲催h呢?”大周說:“沒辦法,都是打工認識的?!贝笾苷f著,搖搖頭又道:“這超生呢,打工認識個女娃,是貴州人氏。開始兩人還好,懷了這個娃。沒想到那女的到咱這地方一看,心涼了半截——說貴州窮,咱這地方比她貴州好不到哪兒去。女的生下這娃,招呼都沒打,扭頭就跑了,至今杳無音信。這娃便一直跟我長大,跟沒娘一樣?!蔽覇枺骸澳浅??超生沒回嗎?”大周說:“沒呢,還在浙江打工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于閑聊中,我得知大周的三個妹妹早已出嫁。兩個弟,一個已成家生娃,一家人在外打工。還有個弟四十歲了還單著身,也在外打工。

    大周的老屋快倒了。

    大周是回來修房的。

    大周在修房期間,給超生說了房媳婦。那女子姓胡,也是打工多年才回來的。女子也有過婚史。好在兩家相距不遠,彼此知根知底,大人喜歡,娃們也滿意。

    超生結婚那天,大周接我喝喜酒。

    我第一次見到超生。

    我第一眼瞧見超生時,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就是超生。在我想象中,超生應該年紀不大,應該像大周小時候一樣長得圓頭圓腦的??纱藭r超生竟然滿臉胡須,頭發都開始謝頂,看去活脫脫一個小老頭。說了一陣話后我才從他那糙黑如炭的臉上慢慢讀出昔日大周的影子。

    超生結完婚剛收拾停當,便帶上那貴州女子生下的娃和新婚妻子胡氏去浙江打工去了。


    不久,大周病了,

    大周一病不起。經市人民醫院診斷,大周患的是骨癌。

    大周知道骨癌不可治,治也是白治。于是大周索性放棄治療,懶得白花錢。大周惜錢。

    半年后,大周離世。

    大周走后,家里留下董大姐和大周娘。

    這之前,我的父母已先后去世,如此,董大姐便成了組上老人,大周娘則是祖上最老的老人了。

    越年春節,胡氏生下一子。

    超生求董大姐一同去浙江幫忙帶娃。董大姐開始應了,可想想卻不去了。董大姐說:“我怎么走得了嘛,家中還有個老娘哩!”董大姐說的是大周的娘。

    其時,我剛好在家。

    我勸超生:“不去不行嗎?家里有你娘、有你婆婆兩個老人哩。再說現在家鄉時興栽莓茶,也能賺錢,好多人都發財了哩!”

    超生想想,無奈地搖搖頭說:“我決定走。說老實話,我打一生下來就跟爹在外打工,我都干不好農活了,我在農村已經搞不慣了。再說,幾畝薄田一年能得多少錢啰,充其量一、兩萬塊錢,不如打工賺得多。我有兩個娃,娃長大了要娶媳婦、要買房子……還有兩個老人,嘖嘖,負擔好重的,不打工不行哩!”

    這時,大周那八十多歲娘——我叫張幺姐的出來幫超生說話。

    張幺姐對我說:“華,讓超生去吧。我身體還行。我還栽得有一畝莓茶,國家每年還給得有些補助,我生活不愁,有董大姐給我作伴,不要緊的,讓超生放心去吧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我還說什么呢?我不便再說什么了。

    想想,我問超生:“么時走?”

    超生說:“娃娃滿月就走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……

    我回城時,超生的娃還沒滿月。

    估計這時,超生一家已到了浙江。
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亚洲综合区小说区激情区,免费的黄色网站,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精网,亚洲AVAV天堂AV在线网优物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